伊势京子

本来是十八线透明写手,现今沦落成专车司机。

【橙光游戏误国同人】衣带诏(刘协x曹操r18慎)

我不知道为什么入了这个前期几乎天雷滚滚的游戏。
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在软白兔似的令君,和毒舌病娇猫妖曹丕中坚持下来的。
可那个画风甚至有点阴柔的曹公,在看着穿越的小皇帝登台,一箭射穿靶心,又调过头来挑衅对准他时的点点惊喜快意,竟让我看到了心中那个权相的影子。
然后,走着皇帝攻的情节打通了曹操线,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这就是这个车的由来。
  
  
再三声明,误国同人,误国同人,误国同人。
当做正史向看了被雷得外焦里嫩,不要转过来吐槽我,您直接点红叉儿就行。
就,如果您是正史向而又没有一定心理承受能力,请关掉这篇文章。
  
 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一点车预告:
  
“臣的一切,都是陛下给予的。”
“您的一切,却一定要臣来守护与禁锢。”
  
“那朕今天便教一教曹爱卿,为。臣。之。道。”
  
“谁允了你曹孟德,这么大的权利?”
  
他竟是在笑。
  
“皇命,不。可。违。”
 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
Ao3链接: 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6232582
石墨图片链接: https://shimo.im/docs/kNMMZbLBV1gKoG6j/
手机党链接见评论区。

瞎几把抱怨两句

我很烦那种瞎打tag的人。
比如,cp向是ab打了ba。
分析贴是ab为什么不能在一起,打了abcp的tag。
黑a的时候,打了a的tag。
闲聊水向甚至只是自己cp喜好,非要打tag。
  
既自大又ky。
你是谁啊,谁在乎你吃什么cp,你觉得什么cp好吃,你觉得个人适不适合与个人在一起?
非要到别人tag底下找骂??

【R-18】神的信徒(黄衣x杰克)

#有话说在前头

*作者拿到哈斯塔全奖杯之后的产物
*没看太太们的分析贴,仅自己理解的东西
*杰克视角,对其他人物会有偏见,我也不想黑犹大,嘤
*有性格私设
*一切为了开车

另外,d5圈找粮不小心戳进来、或者浏览我主页(谁会这样啦)点进来的d5圈朋友们:
这个是ICEY同人的黄衣和杰克23333
不是湖景村某个大章鱼,和某个看起来精神分裂的绅士开膛手。

石墨链接走评论,是图。

其实有点搞不懂最近那个贴了一圈人格,然后连线靠这个cp活,喜欢能接受,希望是友情向和雷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发。
发就发了还非要打一圈的cp的tag,每次以为有粮吃了戳进去发现是伪更新。

恼火。

常年产粮的太太就算了,放在主页能搞清楚他/她到底产什么粮。没有粮或者只放游戏截图的人根本搞不懂你们啊!
说句不好听的谁在乎你吃什么cp啊?你谁啊有那么重要??
不产粮圈地自萌或者小窗可好????

一点小牢骚,不打tag。

【园社abo车】园丁日记

昨天刚开一辆厂律,今天又来开园社。
伊势走向了当快乐司机的康庄大道bushi

对是园社不是社园,高亮排雷!高亮排雷!
不喜欢马上点出去,别在评论区底下ky攻受谢谢。
无性转,女攻男受的abo。
还有大量园丁私设,应该算是ooc了。
开头园丁日记,中途走if线亲妈结局。
以上都接受请往下。
  
  
  
——————
  
  
  
石墨链接:
https://shimo.im/docs/SHA4sCWSqVosQKzN

为了防止被和谐,还有百度云链接:
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ftBQpzLxnTxRQzczbSqL_w 密码: 6nkj

这两个要是都不好使我也没办法了,就随缘吧好不好?
毕竟顶风作案我挺怕被抓的。
戳不了的评论区补链接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新增ao3链接: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5957149
评论区也会补链接。

【厂律】斯德哥尔摩小破车

日常顶风作案然后就被锁了!!!
请看到这个的大家点开作者主页,我会分两次发这个的截图。
我就不信了!!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信了,我信了。图片补档被lofter删掉了。
那这样吧,要不随缘吧(…)

Lofter发不了图片,我也没什么办法了…

——————

呵!我伊势京子是最强的司机!
百度云链接: 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8hSDNlNOfuUHs75UsuvEaw 密码: mard
评论区也会放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新增ao3链接: 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5957275
戳不了的朋友们见评论区。

【脑洞小段子】杰克温酒斩园丁

想到了个很皮的段子!!!
 
因为开局前,求生者都是坐在餐桌前讨论战术嘛,结算界面也是餐桌在前面。
就可以理解为开饭前跑一局,进展快了还能赶上热饭。
四舍五入就约等于...温酒斩华雄(???)
  
好了你们躲开,我要开始皮了!!
含厂园父女向无条件宠溺,以及一点点龙套空医。
以上都能接受往下!!!
  
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
  
忽探子来报:“艾玛引空军下场,用扳手挑着工具箱,来寨前大骂搦战。

网易爸爸曰:“谁敢去战?”椅子背后转出骁将裘克曰:“愿往。”阿官喜,便著小丑出马。即时报来:“裘克与艾玛战不三合,被我军里奥斩了。”众大惊。

阿官曰:“可惜吾上将瓦尔莱塔未至!得一人在此,何惧园丁!”言未毕,阶下一人低笑出曰:“某愿往擒拿园丁,献于帐下!”
 
众视之,见其人身长九尺,手长二尺,白面覆脸,声如低炮,立于帐前。阿官问何人。鹿头手语曰:“此开膛手杰克也。” 
  
杰克曰:“如不胜,某自请斩。”班恩斟热酒一杯,欲与杰克饮了上场。杰克曰:“酒且斟下,某去便来。”出帐戴指刀,隐身遁形。
  
众人只听得场中机声大噪,喊声大举,众皆失惊。正欲探听,歌声响处,人到中军,杰克提园丁掷于地上。其酒尚温。
 
园丁被俘,确是面无惧色,自唾地恨恨曰:“兀那空军见色忘友,闻医生有难,竟舍我自去。”
 
又闻鸣金之声,是里奥归阵,鲨鱼沾血,风尘仆仆。其后,亲兵将裘克架回,犹骂声不止。里奥有如未闻,径自行杰克前,拔鲨鱼斫案怒喝:
  
“你小子很飘是吗,来来别隐身站这儿别动,我踏马一鲨鱼劈死你。”
  
“哎哎里奥将军休得动怒…”
  
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
没了!!!

今天我老杰克看着两个奈(tian)布(xin)和里奥先生的爱女,还有万恶的玛尔塔小姐聚在一起修同一台电机。
 
艾玛小姐似乎完全没有拆椅子。
  
为了报复玛尔塔小姐的一炮之仇,我锲而不舍的追着她跑了好久,期间误伤我的两个甜心好几次。
  
离我家甜心那么近干什么!干什么你这个女人!!!
 
奈布这不是我的错。
  
真的不是我的错。你看我还往大门上涂鸦。
 
最后站在门前望着他们头也不回的离开庄园,我老杰克又成了孤寡一人。
 
人家屠夫想着怎么杀三放一,我想着他们电机啥时候破完,以及为什么没有甜心愿意过来勾引我,并喘给我听。
 
你这是在难为我老杰克知道吗。

【段子集】来自战国时期的审神者们(16~26)

*此战国非彼战国,这篇文章里没有织田信长、丰臣秀吉等人物。

*战国是指春秋战国的战国啦。

*因为是小段子所以逻辑被作者吃了,但历史梗与民间传说梗确实是有,可以稍加查阅却经不起考据。

*作者是三党,而且是懒癌患者,坑品很差,更新掉落随缘。

*本作涉及四位历史人物,名字介绍看第六条,具体介绍请百度百科。
个人认为屈原、扁鹊、孙膑和韩非还是挺家喻户晓的。

*小甜饼为主,或许有不怎么愉快的回忆,不过已经过去了不是吗?

*私设暗堕可逆,可被政府净化

*没有问题请向下阅读正(duan)篇(zi)
  
  
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
  
   
十六、
 
 
两百年前,有款叫王X荣耀的游戏在对面国家流行。里面的英雄似乎都是历史人物…为原型的,而且那个国家的居多。

“呐!厚!一起来找主公吧!”橙色长发的娇小付丧神拿着前任审神者送的手机,下载了这个游戏。

等下天美居然还没倒闭吗。

不这不是重点。

“这!这是主公…???”乱瞪大眼睛几秒后发出一声尖叫,厚连忙伸头去看。

…无法相信!不可置信!这个红头发机甲腿和机关翼、笑的一脸小天使的正太是谁啊!

虽然我们家大将也很爱笑没错啦!但这这这…厚手一抖,指尖不小心碰到“孙膑”建模的腿上。开了外放最大声音的乱的手机,响起了带点机械感的声音。

“人家这么可爱,当然是男孩子!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呐厚,说不定这个大将是好人哦。”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
  
十七、
  
   
此后很多天,孙膑家的乱藤四郎都坚定认为,扁鹊是个蒙面黑皮肤,药剂绿绿的像风油精的毒医。

还算理智的厚藤四郎:怎么可能啊!主公的样子都不对!为什么别人家审神者就觉得是一模一样啊!
   
   
  
  
  
十八、
 
  
“哟主殿!你的风油精!”

“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,吓了一跳吧?”

“君骄恣而不论於理,恕越人无能为力。”

“啊?”

“病在骨髓,已入膏肓,药石罔顾,司命奈何?”

退出去越想越不明白的鹤丸,“光坊,主殿什么意思?”

烛台切帅气的打了个响指,给鹤丸看了某个表情包,“大概意思是‘治不了,等死吧,告辞’吧。”

手机屏幕上赫然是【扁鹊三连.jpg】
 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 
十九、
    
   
手合场外,坐在轮椅上的孙伯灵攥紧扶手,满面意气风发。

“敌强我弱,敌众我寡,必让其威,长兵在前,短兵在后,为之流弩,以助其疾者。”

“歌仙殿,麻烦翻译一下…”

“…闪避值高一点,太刀以上骑马,短刀带弓兵。”

“攻其无备,出其不意,必以为久。去罢,望诸君凯旋。”

连胜五场的刀男只觉得,他们家主公可能可以和源义经一较上下了吧。
   
   
  
  
   
二十、
    
  
“对了主公大人!可以问一下…”乱藤四郎主动抓住轮椅把手,试图给自家主公推回本丸。

“您和田忌大人是什么关系呢?”

似是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,孙伯灵明显一愣,半垂了眸子颇带怀念,“期思么。”

“嗯不,大将军啊,算是友人罢,如何?”

乱忍住内心的汹涌澎湃,和想尖叫的冲动。

不如何啊啊啊啊!主公刚才怀念的表情,和突然改口什么的,大将军和军师这对好吃啊!!!

还有“在寻找一个迷路的人,我要指引他回家”什么的!啊啊啊同人和现实都一本满足!!!

今天的乱依然奔赴在农药和腐的大道上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二十一、
   
   
四个审神者在手合场外相遇。

屈平试图和扁鹊找“辣鸡秦国辣鸡秦人”这种共同语言。

秦缓想了想不好好当王,闲着没事举鼎玩,简直要气死大夫的秦王,深以为然点头。

韩非望着也是楚人的屈原,听他们谈论到秦国,神色一黯。

孙伯灵…孙伯灵茫然的被排除在外,而后在小夜认真询问“要复仇吗”的时候,回答“欲返”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
二十二、
   
  
屈平建了个讨论群,加群问题的答案是辣鸡秦国。

因为自家本丸是暗堕,而被三不管的韩非,利落的在屋里电脑敲下这四个字之后,陷入了沉思。

再著一部《韩非子》是不大可能,但他笔力未退,区区投诉信还是难不倒他的吧。

第二日,时政收到了洋洋洒洒两千字的文言文投诉信,其中他们给审神者造成精神损伤的描述十分生动,罄竹难书。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二十三、
  
  
“文言文看不懂啊…”

“闭嘴快找翻译器啊!对面大使馆找我们算账索赔怎么办!”

“喔…”

“事已至此,快给他们本丸净化,再带着资源上门道歉吧。该说真不愧是法家鼻祖之一吗…”

此法非彼法啦,公务员先生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
二十四、
    
    
“嘿嘿,稍微变得可爱些了吧。”因为净化失去骨刺尾巴的清光,向韩非略带腼腆的笑了笑。

“……”

“欸!难道我不可爱吗!果然还是因为暗堕过而变得破破烂烂的吧…”

“……”一开口就结巴的韩非。

“加州先生,很好看。”因为主公略带焦躁的灵力波动,山姥切憋了半天硬是帮他挤出了几个字。说完他猛的向下一拉白布,头深深埋下去再也不愿抬起。

在安定碎刀之后,什么都变得无所谓的清光,似乎突然产生了新的乐趣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
二十五、
  
    
在目睹了韩非和他的近侍山姥切整日整日的无话时候,不知是出于化解尴尬还是什么别的心态,加州清光跑来像审神者搭话。

这个本丸以前的审神者属于溯行军势力,并成功的卧底进了普通的本丸,目的于改造高等刀剑投入到战场。

当时发现他的阴谋时已经晚了,本丸所有刀剑都或多或少的被堕化,少数清醒的,也不过是凭借意志镇压不属于身体的一部分。

大和守安定与冲田总司之间的深厚感情被利用,被控制着对同伴刀剑相向。在清光反应不及要被砍死时,陆奥守一枪击碎了他的刀身。

同样的一枚子弹送进了那名审神者的脑袋。

说完这一切的清光浑身轻松,就等待着审神者的回应了。在他看来,接手一座暗堕本丸,被冷落了很长一段时间,自行解决的审神者换一所本丸也是非常正常的事吧。

“庸主主误误误误国,何何何足、足与谋?”半晌无言听他倾诉的审神者终于磕磕绊绊开了口,“我我我必不不置君此、此、此地也。”

加州清光猛的抬头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二十六、
   
    
那个自称清光的少年,说起和他无话不谈,最后却因为各种无奈的原因,不得不敌对的挚友安定的时候,韩非再怎么坚硬的心也软化了下来。

屈原赠与的艾草燃的香还在屋中缭绕,当年李斯这个楚国人也是要这样点艾叶的。

和师弟明明是说好的,子勿为秦相,我不为韩将。

明明是说好的。

【段子集】来自战国时期的审神者们(9~15)

*此战国非彼战国,这篇文章里没有织田信长、丰臣秀吉等人物。

*战国是指春秋战国的战国啦。

*因为是小段子所以逻辑被作者吃了,但历史梗与民间传说梗确实是有,可以稍加查阅却经不起考据。

*作者是三党,而且是懒癌患者,坑品很差,更新掉落随缘。

*本作涉及四位历史人物,名字介绍看第六条,具体介绍请百度百科。
个人认为屈原、扁鹊、孙膑和韩非还是挺家喻户晓的。

*小甜饼为主,或许有不怎么愉快的回忆,不过已经过去了不是吗?

*没有问题请向下阅读正(duan)篇(zi)
 
  
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
  
  
九、
  
  
“观观观汝…”等怎与官府所言不同?

“主公也觉得我看起来很可爱对吧?”黑发红眸,围着红色围巾的少年睁大眼睛伸出手,细心给自己涂着指甲油。在他身后,骨刺长成的尾巴悄然躲进大衣下摆。

“审神者先生,请问这个本丸有什么问题吗?”政府人员在百般忙碌中,抽出一丝时间联络新人。

“为为为为…”何这少年身后——

“未有啊。那就好,有事要及时联络政府哦。”

“……”韩非。

“……”山姥切国广。

上任第一天的韩非子,和唯一一把由他锻出的社障刀,遇到了和当年入秦一样棘手的事情。

该怎么报告这个遗留本丸是个暗堕本丸呢,被口吃埋没的思想家心情几乎是崩溃的。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十、
  
   
“说起来我们送去的那四位先祖,只有扁鹊是新本丸呢。听说它们分了很多次灵的妖精精神都挺脆弱的,经常有入魔的事情发生,不要紧吗?”

“你小子别小看历史人物啊,他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了,为了不让时空混乱,和时之政府的合作还得继续…”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
十一、
  
  
屈平那会儿是一个人走进本丸的。

他的灵力过于湿寒阴冷,时政虽然十分重视他的神格——在并非八百万神明的国度当中实属不易,但也担心新召唤的、没有经过任何引导的刀男产生负面情绪。

幸而他的本丸虽然经过了一任渣审,但因为政府的及时控制,并没有刀剑暗堕。

可是在走过形形色色带着猜忌目光的付丧神,久违的想起当年自己一片诚心忠骨、却被排挤出京,终生未还的往事。

既替余以蕙纕兮,又申之以揽茝。

还是一个人,又是一个人,总是一个人,踽踽独行。

他径直穿过长廊,头也不回的踏进藻荇交横的池塘,下一秒便被冲过来的褐发付丧神一把捞起。

主命长谷部吓的要死。
 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
    
十二、
  
   
之后回想起来,长谷部还是忍不住打冷颤。

主公来之前,一直觉得生命都很灰暗。

在前任主公的无礼要求下,一方面希望主公高兴并重视他,另一方面不想伤害同伴的长谷部,无疑是最痛苦的存在。

当时也从来不敢想,居然还能遇见现在主公这样做事果决为人正直的人。

举手投足间简直是光风霁月的名士——歌仙都肯定的给出了评价。

可他怎么比我们还灰暗啊!

一言不合就投水啊!

高兴了也投水啊!
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
十三、
   
   
“有一事当与君言明…”屈平欲言又止。

“要我做什么?手刃家臣,火烧…咳咳咳,请随意吩咐。”在自家审神者疑惑的目光扫来之前,长谷部及时止住了话头。

“余早已身死,魂魄化为水鬼多年,水源之处便是归宿。”

“虽然这样!但现在本丸是秋季!如果下水感冒了怎么办!啊啊啊如果主公感冒了我长谷部——”

“……”他放弃了,他妥协了还不行吗。

谁叫长谷部主控的劲头,和他当年那么像呢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
十四、
   
   
秦缓忍了又忍,还是没绷住面无表情的脸。

生物酶?医用乙醇?

他扁鹊行医多年也没听说过。

提取物质?皮下注射?说好的补气益血,药食同源呢?

怕不是斗败秦国一群巫医,后世又兴起了一批哦。

今天的秦缓也向药研,不,现代医学发出了挑战。
 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 
十五、
   
   
然而药研被自家大将精湛的针灸手法折服了。

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刀剑出阵轻伤都没有用过修复池,加速符越省越多。

因为某个不愿意承认的审神者面冷心热,早早被锻出来和弟弟团聚的一期一振:“弟弟们给您添麻烦了…”

“此医者之心尔。”秦缓终于从医书里抬头,艰难分给一期一个眼神。格扇外吵吵嚷嚷,隐约能听到孩子“一期尼来玩吧”的声音。

一期面带微笑退了出去,在旁边看着的药研心下发暖。

“大将果然很温柔可靠呢。”

这回秦缓眼帘都没动一下。